Tuesday, November 19, 2013

三個字:睇唔過眼賤骨頭 (作者: 龔耀輝)

寫了兩期有關「會計界政改」(這比喻相當貼切),行政總裁說寫得好,吩咐繼續寫,亦胸襟廣闊地說就算鬧公會都說沒問題。事實上,公會的紀律行動都並非好東西,否則的話,就應該好似王維基一樣多人like,不會被人詬病,成為FRC奪權的借口。

紀律行動現在有什麼問題?眾矢之的是慢,十年前的案件,今天還未完。FRC要發動輿論攻勢很容易,「你公會自己人官官相衛,等我FRC出手,三扒兩撥,罰錢判刑,搞掂,最符合公眾利益。」

會計界的政改

等等,據我收集各方面意見,其實搞最耐的,都是四大的案件。其他細行中行或個人會計師,非常快手搞掂整個紀律過程,皆因他們沒有大量資源同公會法律大戰。自古以來,人類都有捨難取易的天性,欺善怕惡,恃勢凌人,無處不在。

FRC奪權之後,模仿SFC,調查檢控紀律聆訊一條龍搞掂,開刀對象當然首選是反抗能力較低的細行。結果是,FRC奪權後要製造出一個效率神速的假象,就是瘋狂向細行開刀,讓人感覺「會計界政改」後一片新天,製造符合公眾利益的假象。

實情是,瘋狂向細行開刀之後,市場上只有四大夠膽接上市公司客戶,他們才有本事同FRC鬥,兼且他們在FRC入面有人。四大壟斷市場後,就可以學油站一樣,肆意提價,原因更可以理直氣壯,「現在監管嚴格,工作量大增,加費無可避免。」

壟斷市場之後,四大更加是大得不能倒,moral hazard 從銀行伸延到會計師樓。FRC是政府機構,做事有「一籃子考慮因素」,符合公眾利益要「循序漸進」,遇着上市公司涉及國家機密,你相信FRC會比現時會計師公會更加持平公正?

FRC握會計師生殺權

沒錯,持平公正就是公眾對監管機構的最基本要求。政府做事是否持平公正大家有目共睹。電視牌照可以毋須解釋,任你花去十億八億,唔俾就唔俾。FRC都有這絕招,將來的登記制度,FRC可以say no。換言之,假如王維基從良,改行做會計師,佢未必可以過到一年一次的登記制度,FRC要封殺任何一個會計師,絕無難度。

什麼,你不知道有此辣招?常言道魔鬼就在細節裏,你自己扮瞓,躲起來以為唔關你事,他朝殺到埋身,斷衣食,妻離子散,找誰可憐?怪只怪你今日無guts,做鵪鶉。

馬振峰說得好,現在公會的紀律行動公正嗎?欺善怕惡的情況,黨同伐異的案例少嗎?政府接手,大刀闊斧,從根拔起,並非更好嗎?

十分矛盾,以馬振峰的觀察,一年前可能我會舉腳讚成。但這一年,交給政府辦的事,與小動物進入海洋公園一樣,死路一條。會計師比之前魂斷的玳瑁及鎚頭鯊更脆弱,我怕一入政府手,會計師命不久矣,留在公會入面,有會員選的理事望實,衰極有個譜。

利申,我本人都有一單紀律案件,一年前我寫的那一篇「請用道理來說服我」文章,被公會指為涉露理事會機密。大家可以上網看看這篇文章,有什麼機密。公道自在人心,我過去幾年能夠自由發聲,就是因為冇有怕。雖然公會紀律搞我,但我一樣支持紀律行動要留在公會,只有在這裏,會員才有一線生機,免受冤獄。冤案我見不少,至少我還可以在入面幫人伸冤。到了政府手,死梗。

今年我選理事,乘這個機會,大家投票決定。覺得我抵死,應該早日學鍾樹根話齋要收皮,切勿投我票。我是否理事沒有所謂,會計師一代人步向滅亡,於心何忍?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