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May 7, 2010

同根生,相煎急! (作者: 馬振峰)



前天筆者出席了香港會計師公會為新註冊的會員舉行的一個歡迎酒會。當晚約二百人擠在胡忠大廈二十七樓的會址,包括百多位新晉會計師及幾十名前輩會計師杯酒佐以小食言歡,互相道賀,氣氛舒泰祥和。此期有超過一千六百名新會員加入會計師的專業大隊,使香港註冊會計師人數突破三萬。然而,這千多名「新Q」的年輕人可會知道他們將面對怎樣的挑戰呢?



在短短的會面裏,筆者跟數位新Q攀談,慶幸他們都是滿懷熱誠及幹勁的,並且想藉着辛苦得來的會計師資格,闖出更佳的未來,為社會出一分力。這些願景各人都能侃侃而談。但當提及近期會計界裏有關公眾監管的議題,各人就好像一頭霧水。有些以為是公會提出,有些又以為是證監要求。



當然,他們都不是太過了解及關心議題背後的來龍去脈,遑論此議的可能結果對他們的影響。



會計師並非全部原因



其實,此議並非新鮮,每逢有上市公司出事倒閉令投資者損手,賬總是算到為公司核數的會計師身上:「乜你唔係睇過盤數咩?盤數你整出嚟,你冇理由唔知嗰噃?」這些預期落差,是會計學院裏的研究課題,但好似到現在只能以「資訊不對稱」搪塞過去。



金融業先驅如美國,自從安隆倒閉後出手整頓市場,設一獨立法定機構規範會計師於上市企業的審計操作,但數年下來不見得有顯著成績。財務滙報醜聞仍不時出現。如近期的雷曼105掉期會計問題,各讀者在《信報》已知之甚詳,不贅。



藥下了,但病未癒,何解?筆者只能說斷錯症,落錯藥。如獨立監管會計師是獨步單方防止企業出事的,那筆者身為會計師的一分子真的與有榮焉,「開心都嚟唔切」。



一個上市公司的核數師只收取低至數十萬,大至數百萬核數費用的,能媲美一年交稅以千萬計的公司董事嗎?情形就好像小孩犯事,不問父母管教有否用心花時,而跑去找那月入只3000多元的菲傭問罪,然後又要設置一獨立監管傭工組織?



應針對根源問題下手



筆者在此無意用低收費卸去會計師的應有責任,而是想公眾多思考一下問題的根源,是會計師還是公司管理層,不要浪費社會寶貴的資源,只做補丁工作,不根治源頭問題。例如洪良事件,表面上好像有會計師收受利益,方便其招股,但誰又是最大得益者呢?上市公司老闆們?投行券商(據聞保薦上市收費2000餘萬元)?會計師(一隻IPO會計師只收300萬、400萬元,有的低至100多萬元而已,但工作量驚人)?又如《信報》財經版同文陳焱於4月19日疾呼政府應設立獨立監管機制監管會計師?如其言之成理,那麼上市公司老闆們對公眾利益及社會責任,是否又需政府設立一獨立監管機構監督其於上市公司的工作及操守;同理,財經演員及經濟分析員天天在媒體吹噓,投資者們跟「睹」而輸錢,是否又涉及公眾利益,而應設獨立監管機制?更遑論投行劵商已由證監監管,仍然頻頻出事?



熱門話題坊間起哄



財經事務及庫務局局長陳家強教授近日所言,會計界的監管有檢討空間。誠言,所有制度都有檢討改善空間,只怕這是官腔阿媽係女人之言。政府正處多事之秋,特首過兩年就執包袱等做國家領導人,如此監管議題處理不好,分分鐘使平時最乖最聽話已歸邊的會計界起哄,令社會不和諧有以致之。至於媒體不時引述會計業界的意見,說什麼執業審查可由獨立機構負責,或轉移至財務匯報局,又說業界的阻力不容忽視及其討論於暑假前難有結果,統統都是出於三數把有特權的會計界前輩口中。不過,現在他們位置不同,說話都不一樣了。試問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呢?



最後,年輕會計師對行業是充滿憧憬,愛護有加的,一日成為會計師,就要秉持會計師的專業及應有的操守。

4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其實個人操守真係好重要, 尤其在上市公司作, 少啲定力都唔得. 講真, 就算好似大陸咁... 執行死刑.. 咁又點, 咪又係大把人貪, 做假.. 你有你判, 我有我貪! 整多個監管機構, 不知所謂之建議!!! 波仔嗰班人, 冇鬼用!!!

bittermelon said...

Horace兄:
既然"同根生,相煎急",那就更加不應有公會監察(相煎)CPAs吧? 嘻嘻

bundan chan said...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還己為你說的是審計師酬金vs被審查之客顧, 都是由同一家企業出粮.... 結果都是同聲同氣, 毫無建樹, 做場大龍鳳...

原來自己會錯意.......哈哈哈

Anonymous said...

IS VERY GOOD..............................